邮箱登录 | 所务办公 | 收藏本站 | English | 中国科学院
 
首页 计算所概况 新闻动态 科研成果 研究队伍 国际交流 技术转移 研究生教育 学术出版物 党群园地 科学传播 信息公开
新闻动态
计算所新闻
媒体文摘
现在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文摘
要为中国UOF说话
2008-03-21 | 作者:计算机世界报 赵宏伟 | 【 【打印】【关闭】

OOXML并非事实标准

        基于XML的文档标准是一个新标准,OOXML也完全是一个新的格式,它与旧的二进制事实标准(.doc等)是完全不同的技术体系,PDF的例子丝毫不能说明OOXML走“快速通道”是合适的。

        孙定: 2月29日ISO召开了一个会议,重新讨论微软的OOXML国际标准申请,这是否会对OOXML能否成为国际标准产生很大影响?你是如何看待这次会议的?

        倪光南: 这次会议实际上就是去年9月份投票的继续。在去年9月ISO的投票中,微软没有通过基本成员2/3的票数要求,但是,根据国际标准组织“快速通道”的议程,还需要召开BRM会议,实际上就是对投票情况的再讨论,对于各国提出的问题进行解答。从目前情况来看,因为会议时间很短,总共只有5天,而提出的相关问题据说汇总后有1000多个。这么多问题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从技术角度来讨论解决是绝对不可能的。会后,有些国家可能会改变自己以往的意见,但最终结果还存在很多变数,不到最后一天谁也不能断定微软标准会不会被通过。

        我的观点是,微软的标准并没有达到可以通过的程度。最近我们也了解了一下,这种比较大型的标准在历史上是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被认可通过的。像MPEG-4,它有4000多页指标,按正常程序,分5个阶段,经过了6年的时间才陆续发展起来。微软OOXML是2006年12月份提交给“快速通道”的,有长达6000多页的技术指标。如果今年3月底就被通过,也只用了一年多一点的时间,这显然是不够严肃的。

        微软也举出了PDF快速通过国际标准的例子,但是我要说,PDF的情况比较特殊。1992年Adobe公司提出的PDF,经过15年在全世界的广泛应用,已经成为了事实标准。并且PDF在评议过程中只收到了205条意见,所有意见都被妥善地加以处理。因此PDF在2007年12月做最后表决时是全体一致通过的。此外,PDF的指标只有1300页,远远少于OOXML的6000多页。

        有人说OOXML也是一个事实标准,其实它不是。基于XML的文档标准是一个新标准,OOXML也完全是一个新的格式,它与旧的二进制事实标准(.doc等)是完全不同的技术体系。所以,PDF的例子丝毫不能说明OOXML走“快速通道”是合适的。

        3月底ISO将最终决定微软的OOXML能否成为国际标准。如果这次仍然没有通过,微软就不能再走“快速通道”,必须走更规范的流程,那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了。

        孙定: 你所说的这些情况,微软也应该是了解的,为什么微软这么急于将OOXML变成国际标准呢?微软是否是感觉到了某种紧迫性呢?

        倪光南: 回顾过去,微软的办公软件之所以能够垄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它的.doc格式已经成为事实标准,所以其他办公软件必须要和它兼容。但是,过去微软并不开放它的格式,其他软件厂商的产品很难与其兼容,也就是说,并不是其他的软件厂商做不出类似的办公软件,而是无法与它兼容。如果新的国际标准不是微软的标准,那它的垄断地位就会很难维持。

        2006年ODF成为国际标准,去年4月份UOF成为中国国家标准。这两个标准都不具有垄断的地位,而两个标准也都希望能相互融合成为新的国际标准,以避免被微软的新标准所垄断。微软也意识到新的国际标准对它在办公软件市场的垄断将会造成威胁。从这个角度说,现在这个时机非常重要。微软希望它的标准能成为国际标准,这样就会形成几个标准并立,从而形成一种有利于它的竞争格局,在这个竞争关系中,微软相信以它以前的事实标准为支撑,会更容易在新竞争体系下取得有利地位。

UOF应大力推进

        我们的目标很清楚。一方面,我们希望中国在文档方面有自己的标准,这样就不会受制于人; 另一方面,我们也有市场优势来争取这方面的话语权,所以我们应当发展自己的UOF标准,积极推动UOF应用的发展。

        孙定: 可以看出,每个标准都代表一个利益集团,那么,在几大标准背后,各利益集团目前的竞争状况是怎样的呢?

        倪光南: 从利益集团上看,大体上有3个。一个是UOF,代表国产办公软件、国产操作系统以及搞国产CPU等方面的利益,他们都希望推动这个标准发展,这将有利于他们更好地参与公平竞争;第二个利益集团是OOXML,这个集团主要就是微软,当然还会有与微软相关的一些合作伙伴,但是这些合作伙伴并不会获得很大的直接利益,因此他们大多数会保持中立或者不反对微软;第三个利益集团就是ODF,这个集团中的大公司有IBM、Sun、Google等,还包括Open Office开源社区,因为ODF主要是基于Open Office的软件支撑,中国一些国产办公软件也是基于Open Office发展起来的,也支持ODF,所以中国的UOF利益集团和ODF的利益集团有着天然的联系,这两个集团本身利益上有许多重合之处。这样来看,事实上这三个利益集团也可以看做是两个阵营,一个是微软的OOXML,另一个就是ODF和UOF阵营。

        有人说,OOXML和ODF背后都是外国大公司支持,我们不要去参与。其实这种说法是错误的,我们中国的很多公司也都是支持ODF的,在利益上我们有很大的一致性。

        孙定: 我也了解到,国际标准ODF与中国的UOF已经达成一致,愿意“由中国领导”实现两种标准的融合,那么这种融合的进展情况怎样?

        倪光南: 我们现在还只看到了ODF发到有关部门的邀请信,还没有看到具体的行动。如果有关部门积极推动这件事的话,一定会有很多中国软件企业愿意参与。

        至于标准的融合,人们希望OOXML也参与进来,全世界形成一个统一的标准。但是微软不赞同这种做法,它现在宣传的是“多一种标准,多一种选择”。它表示可以提供转换器实现几种标准的互通。而我们的观点是,根据过去的经验,转换器是很难做出来的,即使做出来了,用户也会要求先将格式转换好了再保存文件,也就是说,最终还是只会存在一种格式,所以转换器根本没什么用。

        孙定: 可以看出ODF、UOF和微软的OOXML实际上是在进行博弈,那么我们下一步怎么办?ODF的战略目标是什么?

        倪光南: 我们的目标很清楚。UOF是我们的需要,我们希望中国在文档方面有自己的标准,这样就不会受制于人; 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我们有很大的市场,我们应该有这方面的话语权。并且从文化的独特性上来说,中文应用与英文应用是有差别的。所以我们应当发展自己的标准,并且在国内积极地推动UOF应用的发展。

        而ODF之所以能够很快推出,并在欧盟的一些国家和美国的一些州都获得了认可,大家的一个出发点就是认为,一个不开放、封闭的、私有的标准是不利于技术发展的,也不利于公共信息系统的使用和安全。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一定要依赖于微软的Office软件,它升级,我们也要随着升级。并且,如果有一天微软不再支持这个二进制的文档了,那也就意味着我们过去的文档可能无法再被打开。因此,人们还是希望有一个开放的标准来替代它,这样就可以保证文档不管经过多长时间都可以读取。而ODF正是顺应了这种以开放标准来替代二进制的封闭式标准的需求。

给国产软件更多宽容

        虽然一开始在使用上肯定会有些不适应,一些软件还会出现些问题,但这很正常,我们应该给国产软件一些时间,允许它发现问题、改进问题。

        孙定: 微软这些年也渐渐开始变得开放,并且微软也表明如果微软标准成为国际标准,会支持UOF成为国际标准,你对此怎么看?

        倪光南: 微软开放的步子还不是很大,我认为还是需要实践的检验。最近欧盟给微软开出8. 9亿欧元的罚款,就是因为2004年欧盟要求微软开放一些东西,但微软并没有很好地履行它的开放承诺。最近,微软“开放”了Office二进制文档格式,但据有关国产Office公司分析,诸如宏信息、加密算法、嵌入字体信息等一些关键信息我们还是无法找到。

        当然,对于微软开放的态度我们还是很欢迎的,不过我们还是期望有更实质性的开放。

        虽然微软承诺OOXML成为国际标准后,会支持UOF成为国际标准,但那只是空洞的承诺,如果OOXML与UOF相竞争,我想那对中国的UOF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孙定: 如果微软的标准没有成为国际标准,我们会有几年的时间来发展,这几年我们能够得到什么样的机会呢?

        倪光南: UOF标准看起来仅仅是一个很小的文档标准,但是其延伸价值非常大。UOF标准发展了,国产Office软件就可以发展,从而进一步促进国产Linux的发展,最终会带动国产CPU的发展,因为国产CPU只能够运行在Linux平台上。

        因此,文档格式标准的推广,会直接影响到IT硬件基础和软件基础,最终会推动整个信息产业链条的发展。中国有很大的IT市场,正在发展成为世界贸易的中心,我们应该重视国内IT市场的发展。面对这么好的市场条件,我们自己的产业应该掌握标准,把我们在世界产业链中的地位提升起来。

        为此,我们的企业和政府都应该动起来。企业要考虑如何做出更好的国产办公软件来支撑产业发展;而政府在WTO的规则下,应该引导开放标准的发展。中国在WTO中并没有签署“政府采购协议”(GPA),所以我们的政府采购应当采购支持UOF的国产软件。

        同样,广大用户也要支持国产软件,虽然一开始在使用上肯定会有些不适应,一些软件还会出现些问题,但这很正常,微软公司的软件不也是每年都要发那么多的补丁吗?我们应该给国产软件一些时间,允许它发现问题、改进问题。广大用户应该更宽容一些,支持国产软件的发展。

采访手记

倪光南的境界

        在文档标准问题上,倪光南当之无愧地算是一名“斗士”,战斗在反对微软OOXML成为国际标准的前沿。

        在众多公开场合,他毫无避讳地建议“投反对票”;他发表署名文章,直指微软的目的是“维持其垄断地位”;他接受媒体采访,呼吁政府大力推动我们自己的标准。

        两鬓斑白,已经很久没有接受媒体大范围采访的倪光南,这一次却频繁现诸报端,高调亮相,这确实招来了一些人的非议,认为在商业与技术的领域,“狭隘的民族主义”是错误的。但是,当我们在与倪光南院士面对面交流之后,我们却更加钦佩这位老人,他毫不讳言“我们应该有自己的标准”,而他所说的“我们”,恰恰不是哪一个企业,而是一个国家,而这正是他的可贵之处。

        谁也不能否认,文档标准之争确实是一场利益之争。一方面,微软并不想轻易放弃垄断了多年的办公软件市场。另一方面,ODF和UOF的支持者们也希望借着这个机会,打破微软的垄断,在办公软件市场上分一杯羹。

        但在倪光南眼中,处于“发展中”的我们,还可以从中获得更重要、更有价值的利益。在对话过程中,倪光南多次提到UOF标准的延伸价值,“应当抓住20年一遇的机会来发展国家软件产业,推动产业链的提升。”

        在商业社会,有人为了金钱奔波,有人为事业呕心,也有人为自己服务的小利益团体卖力,这些都是常规的法则,而此时倪光南介入标准讨论,却让人感觉到许多“反常规”,难免有人质疑:倪光南为了什么?

        倪光南说,老一辈知识分子都不太看重钱,他们年轻时的口号是“一不为名,二不为利”,“我现在仍然如此。”他同时指出,“现在的年轻人生活在一个很好的时代,尽管社会好像很少对他们提奉献的要求,但我仍希望他们能够充分发挥自己的作用,既谋求自己的发展,也不要忘了为国家和民族做贡献。”

        寥寥几句,似乎正是倪光南的境界。


院士感悟

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这是一个很好的机遇。如果错过了这个机遇,我们很有可能再等20年。”谈到文档标准,倪光南院士心情很急切,他解释说,“而且我们的UOF与微软的OOXML是同等水平的,甚至我们还要早几年。”

        倪光南认为,在一些传统领域,比如飞机、汽车等产业,如果我们想赶上发达国家很不容易。但是,在以高新技术为基础的产业中,由于技术革新更加快速,所以每一次技术革新都是一次机会,对我们而言都有可能是一次全新的开始。

        而微软之所以如此急切地想把OOXML推成国际标准,正是因为它那么多年构筑起来的垄断地位,轻而易举地就被这几年的技术变革所打破了。倪光南说,信息科技与一些传统产业不同,“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领域,一次新的技术变更就会对原有的格局产生根本的影响,中国完全可以发挥后发优势,抓住发展的机会。”

        最近,在XML标准问题上,倪光南总是立场鲜明,在任何场合他都会干脆果断地说:“我是为中国的UOF利益说话的,因为基于XML的文档标准就是一个新标准,对谁都一样,包括微软,这回大家是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的。”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所长信箱
 
京ICP备050028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0号